写些小故事、小心情,仅此而已。

羽羽依依 · 发布于 2018-05-12 09:56:14 · 最后由 羽羽依依 回复于 2018-05-12 09:56:14
370

  微笑着,默默看着你,如同欣赏一件艺术精品。尽管你也老了,可是那般倔强仍在,好吧,不看我就不看我吧,让我一直看着你就好。此时此刻,与你的距离如此之近,只有一张谈判桌。终于轮到你讲标了,你也终于看了我一眼,是紧张,还是需要我的鼓励?你的声音有些颤抖,是因为我吗?你很失落的坐下,又看了我一眼,便低下头,是觉得没有发挥好?我又微笑了,快点看手机啊,傻丫头。你终于翻了翻手机,抬头给了一个微笑。招标,结束了。送你们团队到电梯口,握了握你柔软的手。再见,M总。

  那年,相当青涩,电话那头,你无意一句,你要回家呆两天。心心念念,茶饭不思,只想远远望你一眼。只是,囊中羞涩,毛票只有几张,我,傻乎乎的挠了挠平头……用力往提,挺住,坚持,过了这个楼梯拐口就到了……钢琴再笨重,手指再疼痛,白背心再湿透,也抵不过眼前她淡淡的微笑。小心翼翼,揣着五张大团结,该送什么呢?摸了摸,崭新的CD机,放下了;闻了闻,艳丽的红玫瑰,离开了。傻,蠢,可笑的我,居然买了把白扇,书写下情诗和她的笔名,却未曾想到,扇与散同音。从N城到C城,在那条老巷,你接过扇子,打开看了看,又合上了。“还有事吗?”“没,没什么事。”“那我回去了。”“能再说几句吗?”“不了。”她转身而去,眼睁睁,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巷口。回N城的绿皮火车上,心酸,哭了,心很疼……

  她的宴请。这次没有微笑,没有看她,只是望着杯中摇滚的红酒,沉默了许久,终于要开口。“那把扇子还在吗?”“扇子?哦,还放在C城。”“还以为你早就扔了。”“怎么会?上面有我的笔名,况且是你……”“干杯吧,为了逝去的青春”。不得不,打断了她的话语。“恭喜,M总,贵公司中标了……”眼中有许湿润,我一干而尽……

太原东方男健医院www.dfnj120.cnm

太原东方男科医院http://www.ltsfseed.com/

太原东方医院http://www.tybpyy.com/

太原东方男科医院http://www.xmqiezi.com/

太原东方男科http://www.tyzaoxieyy.com/